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4月1日,全國已有重慶、陝西、上海、山東、深圳、北京、天津等7個省市上調了最低工資標準,其中重慶上調至1250元、陝西上調至1280元、上海上調至1820元。此次多地集中上調最低工資標準,再次引起輿論的廣泛關註。最低工資標準是高是低?該怎麼調?不同群體都有著各自的思考。
  記者在上海、重慶、西安等城市的勞務市場走訪發現,大多數像夏友國一樣的勞動者,期望收入和實際收入都要高於當地的最低工資標準。特別是對於簽訂了勞動合同勞動者來說,最低工資標準的規定對他們是強有力的保障。
  來自河南的劉東作為勞務派遣在上海一家電子廠工作,他每個月基礎收入2800元,一周工作6天,一班工作8小時,工廠包食宿。“一旦最低工資標準上調,我的工資必然會跟著漲。”
  採訪中記者發現,各地企業要想真正招到工人,大都得給出遠高於最低工資標準的工資水平。但即便如此,多數企業主表示,寧願花更多錢招工也不願最低工資標準頻繁上調。
  上海在今年各省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幅度最大,調整後每月1820元的標準依然排在全國第一。但即使是這樣的標準也難以招到工人的。
  上海一家從事電子配件生產的公司經理蔣遠林告訴記者,現在上海的製造業企業幾乎沒有在最低工資線上下雇佣,基本都得在一倍以上。“看似最低工資沒有任何指導意義,但實際上一旦調整,對企業影響還是相當大。”蔣遠林說。
  “每次最低工資標準上調,公司的工人就會要求漲薪,為了留住工人,我們的實發工資基本是跟著最低工資上調的幅度走。”蔣遠林說,“除了工資上漲,社保支出水漲船高也進一步提高企業的用工成本。對於我們這些原本就不景氣的製造企業真的是雪上加霜。”
  除了對於漲薪預期的影響,由於最低工資與企業多項其他用工成本直接掛鉤,因此帶來企業用工成本的上漲往往高於最低工資標準的上調幅度。
  最低工資標準是保障勞動者最低工資收入的法律制度,是一種適用於全行業的國家標準。重慶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勞動關係處處長柳東升表示,按照統一要求,各省參考上年度當地人均生活費用、職工個人社保公積金費用、全市平均工資、經濟發展水平、失業率、贍養繫數等六個指標,綜合確定當地最低工資標準,這對於保護低收入群體具有重要意義。
  陝西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勞動關係處副處長潘俊說,在實際執行過程中應該警惕一些企業只按最低工資標準發放工資的問題。最低工資標準是“底線”,而不是“標準線”。企業發給職工的工資,不能低於最低工資標準這條“紅線”,但這並不代表只要按這個標準給職工發工資就行了。
  即便如此,最低工資標準調整也不能動作太大。西部某省人社廳相關處室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各地最低工資標準的調整幅度看似不大,但是由於附著了太多其他因素,可以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例如職工醫療期間待遇、試用期待遇、死亡後的贍養標準以及部分省份的失業保險基數均與最低工資標準直接掛鉤,企業的負擔會增加得更多,利潤空間也會被進一步壓縮。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多地集中上調最低工資標準)
創作者介紹

泥作工程

rp66rpyx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