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網傳“廣西貴港市地稅局八塘分局局長陶毅包養情人”。記者向貴港市地稅局有關負責人瞭解到,目前,陶毅已被免住商職,貴港市紀委已介入調查。(11月18日《新京報》)
  雖然一般來說,官員包養情人,大都會動用公款,但是陶局長是否涉嫌經濟犯罪,在沒有調查結果之前港式飲茶,還不能妄下結論。不過,當地紀委的調查思路還是值得肯定的,而公眾及爆料人所期待的,也正是對其經濟問題的調查。
  就目前所得到的信息來看,這一事件最大的看點在局長與情人簽訂情趣用品的那份“包養協議”上。說是局長和情人共同簽訂的,並且上面也有局長和情人兩人的簽名,但從其協議內容的字裡行間來看,反映的其實是情人的一廂情願,而且透著濃濃的深陷戀愛泥潭的人的天真。
  比如“男女雙方在關係未清前不能與第三者發生關係”,這種事如何去約束?如何去檢驗?如果不能約束不能檢驗系統家具,第四條對賠償金的規定,也就不過是冒著傻氣的天真而已。第二條“男女雙方至少一星期見面一次”中的“至少”,說明兩人很多時候一周連一次面都見不到,要靠協議來約束。那麼,局長對情人能有多少真愛在裡面?至於那些與金錢有關的條款,透出的更是愛情名義之下赤裸裸的銅臭。
  官員有情人,無論是否包養,也無論是否用公款包養,首先就是一個違反相關紀律要求、違反官員職業道德的行為,一旦被曝光,仕途便會受到影響,甚至會被清理出官員隊長灘島伍。而樂於享受情人溫柔的官員,也會樂於享受身邊官員所能享受到的一切,他們能有多大的勇氣拋棄一切“要美人不要江山”,也就很值得懷疑。所以,那些給他們做情人的人,恐怕從一開始就應該有這方面的考量——好色官員是靠不住的。
  在這一事件中,陶局長先是讓情人樊某趕緊離婚,並承諾其離婚之後就與其結婚,但當樊某真的離婚了,他卻又躲著不見了。一個人的品質雖然會在不同時候、不同方面的表現形式不同,但其內在的邏輯卻具有很強的統一性。一個貪於享受女色的官員,通常也會對金錢表現出過度的貪婪,這也是為什麼人們一見官員包養情人就會懷疑他們會有經濟問題的原因所在;一個對家庭不忠對單位不忠的官員,也不會對情人忠誠——陶局長對自己情人樊某表現出來的,正是這種一貫的不忠。
  身為局長的陶毅,無論是入黨還是入職,都是宣過誓的,那些誓言他都沒有遵守,又怎麼可能遵守與情人簽下的游戲之作?如果說“包養協議”里透出的是情人的天真,那麼,這種天真反襯出的,恰恰是現實中局長的世故。在這場天真與世故的博弈中,失敗的註定是天真。不過,在紀律和法律與局長的博弈中,失敗的必須是局長的世故。
  文/張楠之  (原標題:“包養協議”里的天真與世故)
創作者介紹

泥作工程

rp66rpyxr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